来源 : 舆情调查中心

中国国际形象与国际影响力全球调查报告

如果从普通民意,特别是外国人的角度看,中国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和国家形象到底如何?12月7日,《环球时报》所属环球舆情调查中心发布的全球调 查显示,30.3%的国外受访者认为用“自信”形容中国的国际形象最为恰当;60.0%的受访者认为中国“已是世界性强国”……这项调查主题为“2013 中国国际形象与国际影响力全球调查”,是国内首次由媒体机构在全球范围开展的时政类调查。调查在6个大洲共14个国家的普通居民中进行,包括美国巴西英国俄罗斯日本韩国印度哈萨克斯坦菲律宾越南澳大利亚肯尼亚南非和中国。国内外的一些专家和年轻人都认为调查“比较客观”,并为中国塑造更好的国际形象畅所欲言。

中国自信强硬但不傲慢

“2013中国国际形象与国际影响力全球调查”的执行时间为11月11日至11月26日,最终回收有效问卷14483份(每个国家均不少于 1000份)。本项调查的对象是上述14个国家的18周岁以上的普通居民。这14个国家既包含“金砖五国”,也包含与中国有领土争端问题的周边国家,同时 兼顾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比例。调查显示,“自信的”、“崇尚军事的”和“复杂的”是国外受访者眼中中国最突出的形象,分别占30.3%、 29.4%、28.1,认为中国是“强硬的”、“傲慢的”、“合作的”也分别约占25%,认为中国是“爱好和平的”只占13.3%。而“勤俭节约”、“家 庭观念重”以及“友好的”是中国人留给国外受访者最深刻的印象。

对这个调查结果,印度专栏作家拉杰夫·沙玛9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中国现在很自信也很强硬,但谈不上傲慢。拉杰夫说,作为一个大国自信是正 确的,但目前中国展示出的“不必要的军事力量规划”让中国的邻国感到“复杂”。但他认为,中国将来会信守“和平崛起”的承诺。印度尼赫鲁大学国际问题学者 斯瓦兰·辛格博士的观点是,中国不是崇尚军事的国家。他认为,说中国“复杂难懂”不如说中国是一个综合体,就像印度一样也是快速转型中的国家。斯瓦兰说, 印度和中国有着同等程度的文明,当然,中国无论是政治凝聚力还是社会稳定性,都要比印度更具影响力。

在了解了这个全球调查的相关数据后,英国智库列格坦研究所学者格梅斯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中国人给各国民众留下“自信”的印象,会对深化国 际间的合作起到直接帮助,今后讨论和寻求解决更多国际事务时,都会邀请中国参与。格梅斯特认为,在不少西方人眼中,中国近来设立东海防空识别区等举措,反 映出中国不怕和对手用硬实力来比拼。他表示,人们似乎还不习惯在本世纪初看到中国变成一个超级国家,触角伸及世界各地,一些外国人也不够了解中国的历史, 不清楚中国为什么卷入一些国际争议问题,为什么中国又坚守自己的原则不放。

凤凰卫视驻英国首席记者曹劼在欧洲生活多年,他认为,中国在欧洲人眼中,仍是一个“实力上升”国家,虽然欧美媒体报道中有各种渲染中国强势的字 眼,但多数欧洲人并没有把中国看成是一个尚武、傲慢的国家。曹劼说:“我曾问过英国当地不少学者,他们都不相信中国会在经济实力达到顶峰时,就转变成一个 恃强凌弱的超级国家,因为这和中国的历史传统不符。”

关于中国的国家实力,在调查中有60.0%的国外受访者给予“已经是世界性强国”的认可,26.0%的受访者认为中国“还不完全是世界性强国”,仅6.1%的受访者明确表示中国“不是世界性强国”。问及中国具备哪些世界性强国的条件,高达73.0%的国外受访者选择“经济实力”,选择“政治 及外交影响力”的占34.3%,选择“军事实力”或“文化影响力”的分别占23.6%和22.2%。认为中国“已经是世界性强国”的受访者比例以南非和英 国为最高,分别为76.9%和74.2%。此外,澳大利亚、美国、巴西和韩国四国肯定中国已是世界性强国的受访者比例都超过六成。相比之下,越南 (48.4%)、俄罗斯(45.5%)和菲律宾(45.2%)三国的受访者对中国世界性强国地位的认同度最低。格梅斯特对“南非和英国更认可中国”一点也 不感到奇怪。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南非是新“金砖”成员,在经济发展、基础建设和民生消费等方面把中国当成效仿的对象。而这些年英中两国经贸合作增 加,尤其是英国人看到本国经济总量被中国超过、大批中资机构进入后,他们对中国的印象发生改变。就连英国前首相布莱尔都说,中国的实力变强,超过英国并不 奇怪,因为这是一个十多亿人口支撑的国家。曹劼也表示:“能够说出中国变强了,应该是英国人的心里话。”

赢得周边国家人心是重要课题

相对于英国人和南非人对中国的积极评价,调查的多组数据显示,中国周边国家对中国的认识和预期都比远离中国的国家更消极。比如:越南、日本、菲 律宾等中国“周边国家”的受访者中,对中国持负面态度的比例高于欧美非等洲的“非周边国家”,具体来看,喜欢中国的周边国家受访者比例为25.4%,低于 非周边国家的36.0%;非周边国家受访者对中国经济继续快速发展的预期也高于周边国家,认为中国经济“能”继续快速发展的受访者在非周边国家占 73.1%,高于周边国家的67.0%。而且,周边国家受访者更倾向于认为,未来10年与中国之间将会是竞争或对抗关系。调查还显示,相关周边国家受访者 略微认同自己的国家与中国之间“存在比较严重的领土争端问题”,但不同意美国介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楚树龙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这个调查在反映世界对中国的看法方面比较客观,也跟他一贯的印象相吻合。不过,该调查在反映亚洲对中国的看法上有些偏差,主要是调查涉及的亚洲国家偏少,像巴基斯坦泰国柬埔寨马来西亚等 对华友好的邻国不在调查之列,所以调查结果显示,周边国家对中国的看法比较消极。但他认为,中国周边国家对中国确实存在很多负面看法,这个问题是值得中国 政府和所有中国人重视的大课题,即怎样赢得周边国家的人心。楚树龙说,中国跟亚洲各国经贸和文化联系多,人员往来频繁,这么多年来也苦心经营亚洲,包括建 立自贸区、给予援助等,但我们的付出和得到还没有完全成正比。

尼赫鲁大学国际问题学者斯瓦兰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中国与邻国关系看起来复杂是因为亚洲的被殖民史和遗留下来的边界争端问题,这些加剧了中国 与一些邻国的相互猜忌和误解。印度观察家研究基金会会长乔希认为,中国需要发展自己的软实力,用更温和的外交手腕处理和周边国家的关系。同时,中国应努力 摆脱或者防止自己的经济外交被他国当成“21世纪的新殖民主义政策”。他还表示,中国需要提高自己的政策决定过程的透明度,尤其是事关世界和地区局势的重 大政策,应让其他国家充分了解政策制定的前因后果。

《环球时报》记者就该调查也与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汉语学院留学生进行了交流。日本学生千叶春说:“我们感到中国很自信,给世界一种‘什么都能做 到’的感觉。”越南学生黄君斌认为,“中国现在太强大,我们国家在政治、军事、经济各个方面都感受到威胁”。韩国学生李载惜说,受儒教文化影响,韩国人认为中国并不复杂,很多方面可以互相理解。他担心的是,中国经济未来会受环境恶化的影响,治理污染要花很多钱。

谈到中国给周边国家留下的印象,作为“旁观者”的英国学者格梅斯特认为,“就像法国人永远不满意英国人一样,因为两个近邻彼此太熟悉了。”他表示,部分邻国民众对中国持有的消极态度不会长期存在,或许是因为受访者对眼下涉及中国的一些问题不满,但没有哪个邻国会放弃同中国的正常交往。

中国的话语权仍然很弱

“很多发展中国家媒体每天对中国的报道,有相当多的是转引西方主流通讯社或报纸的报道。可想而知,他们心目中的中国形象是怎样的。”曾在美国、瑞典、 泰国常驻,现在巴西的《环球时报》记者丁刚谈到这个现象不免很感慨。本次环球舆情调查中心全球调查的一个“发现”也反映出这一问题。调查显示:44.4% 的国外受访者了解中国信息的渠道是“国际知名媒体(如CNN、BBC等)”;39.5%的受访者了解中国信息的渠道是“本国的电视”;27.5%的受访者 通过“中国在本国举办的文化商贸活动”了解中国信息。相比而言,仅12.1%的受访者通过“中国媒体在本国的传播”了解中国相关信息。调查还显示,通过中 国媒体了解中国信息的受访者中,32.1%近半年内阅读过《环球时报》或浏览过环球网。

丁刚认为,中国的话语权仍然较弱,“原因在于我们说的话没有进入人家的话语体系,要么是人家听不懂,要么是不爱听”。而且,巴西等国有相当一部 分涉华报道其实都是中国媒体最早报道出来的,但它们用的却是经过西方主流媒体再包装后的“二手报道”。丁刚说,不管怎么样,各国民众看到有关中国的报道越 来越多,媒体如果总是谈论一个国家,即使有些负面议论,受众也会觉得这个国家很重要。

曹劼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如果从技术层面而言,中国媒体的国际传播力已做得非常好。即便是到欧洲某个小国的小酒店入住,也有机会在当地有线电 视频道中看到中文媒体的节目。中国的报刊也已发行到一些非洲国家。但问题在于,中国媒体对世界的解读存在很明显的“中国式风格”,还缺乏独特的视角,缺少 对自身问题的批判和对他国社会的深入了解。

即使是“12.1%国外受访者通过中国媒体在本国的传播了解中国”这一结果,楚树龙教授也认为:“这个数字不是太低,而是太高,你想在中国,有12%的中国人是通过外国媒体了解其他国家的吗?”楚树龙解释说,他曾问新加坡总 理李显龙,为什么新加坡人对中国的态度那么消极,李显龙的回答是,因为现在新加坡年轻人都不看中文,只通过英文来了解中国,所以对中国的印象就很片面。楚 树龙认为,一个国家的影响力与这个国家语言的影响力密切相关。他举例说,孔子学院任重道远,国外学中文的人越多,世界了解中国才会越客观。